店铺云集,店铺失意,万亿社交电商如何继续?网店出售

/ / 2015-10-25
今年8月以来,社交电商赛道的几个玩家发展受阻,北电因资金链问题疑似雷霆万钧。社交电商第一股已聚集退市警示函,陶小普已主动退出赛道. 近日,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

今年8月以来,社交电商赛道的几个玩家发展受阻,北电因资金链问题疑似雷霆万钧。“社交电商第一股”已聚集退市警示函,陶小普已主动退出赛道.

近日,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20)》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将同比增长10.9%,达到11.76万亿元,其中社交电商市场预计将达到3.7万亿元,占网络零售额的31%。社交电商用户规模近7亿,备受资本青睐,成为风险投资市场的热点。

社交电商已成为继平台电商、自营电商之后的“世界屋脊”,是中国网络零售市场的有力支撑,发展前景可观。

然而,从今年8月份开始,社交电商赛道上的几个玩家的发展就受阻了。北电因资金链问题涉嫌打雷,“社交电商第一股”已聚集办理退市警示函,陶小普已主动退出赛道.

一时间,社交电商的发展前景似乎充满了阴影。当行业面临新的洗牌时,关于社交电商创新发展模式的讨论越来越多,剩下的玩家该如何突围成为他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今年8月,北电被曝涉嫌资金链断裂,数千家商户账户拖欠数月无法结算。杭州北电总部聚集了前来维权多日的商户,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

蓝鲸TMT记者从北电商户处了解到,在大规模维权前,多名被欠款(500多万)的商户曾去过北碚集团总部,但对方始终没有对欠款进行回复。商家维权失败后,8月9日爆发了大规模的现场维权行动。“刚开始大概有六七十人,10号大概有130人,11号大概有200人,但是北碚集团的高管拒绝露面。”

据商家介绍,在现场维权的商家中,单个商家欠款金额最高为560万元。截至8月12日凌晨,约有1300名商户自发注册拖欠货款,涉及金额超过1.3亿元。由于部分商户报的金额为美元,实际金额超过人民币1.3亿元。

记者获悉,截至发稿时,此前部分商家的账单尚未确认;在收到账单的商家中,甚至有人发现平台导出的数据与实际不符,怀疑平台篡改了数据。对于北电欠下的货款,大部分商家表示,大规模维权后,北电始终没有给出正面解决方案。记者工作的北电维权组还有很多商家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北电事件发酵一个月后,淘宝社交电商APP“淘小铺”突然宣布将于10月11日晚关停,成为继北电之后的又一社交电商平台。

据淘店公告,因经营策略调整,平台商品交易等相关功能将于2021年10月11日晚停止。淘店建议用户在2021年11月25日前将账户余额提现,使用账户中的相关权利和服务。服务停止后,未清余额将自动退回用户绑定的支付宝账户。

虽然依托“大树”阿里,但成立于2019年5月的陶小普,也仅仅存活了两年多。在一个发展前景看好的环境下,选择自愿退出赛道,多少有些让人意外。

网上零售部主任、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淘小铺本质上是一个电商分销平台,被视为标杆汇聚、斑马会员、北电这样的分销社交电商。与其他社交电商相比,淘宝店依赖于淘宝的供应链系统和数据,但是

为此,纪昀表示,公司拟从现在起至2022年3月28日对其收盘价进行监控,并正在考虑调整ADS与A类普通股的比例等其他方案,以再次遵守纳斯达克最低股价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纪昀成立于2015年5月,是一家提供一站式个人零售服务解决方案的电商APP。成立之初,纪昀采用S2B2C模式,在微信业务中为卖家提供商品,通过招募微信业务中的店主和开发者来获取客户的交易。但这种分发模式受到质疑,导致平台在2017年支付了958万元的巨额罚款。

吉吉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肖商洛甚至专门发了一封名为《958万,我们为社交电商交学费》的公开信,称罚单针对的是两年前吉吉微店的App销售模式,公司在2016年对图图有争议的部分进行了整改,图图已经成为合法合规的社交电商平台。

虽然肖商洛在公开信中为社交电商清了名,但仍普遍认为分销社交电商平台的商业模式涉嫌传销,相关讨论一时难以平息。此后,纪昀努力从社交电商向会员电商转型,并于2019年5月在美国上市时宣布成为“中国第一家会员电商”。

上市首日,纪昀开盘报13.42美元,较发行价11美元上涨22%,市值突破29亿美元。之后,聚集的股价处于向下波动的状态。今年8月13日至10月15日,纪昀收盘价连续45个工作日低于1美元/股,最新市值仅为1.5亿美元左右。

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8年,累计营收分别为12.84亿元、64.44亿元和130.15亿元,增速较快。但2019年和2020年累计营收开始下滑,分别为116.72亿元和55.3亿元,同比下滑10.32%和52.62%。此外,纪昀已连续5年亏损,2016年至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2500万元、1.05亿元、5600万元、1.24亿元和1.52亿元。

一位券商研究员表示,“从基本面来看,近两年聚集的金融形势可以说是每况愈下,这不可避免地让投资者感到担忧。这种情绪传递到二级市场,大概率不会有利于公司股价的提振。”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社交电子商务这一新的电子商务模式发展迅速。从市场规模、企业数量和体量以及资本市场关注度来看,社交电子商务占据着重要地位。

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社交电商将蓬勃发展,预计市场规模3.7万亿元,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31%以上。报告认为,社交电商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新商业模式,在渠道深度、品类广度、流通速度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包括信息内容、流量场景碎片化、渠道媒体推广和用户管理大数据等,已成为电商创新的重要力量。

然而,随着社会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许多隐患已经被埋下。报告显示,社交电商容易进入合规治理的“灰色地带”。与其他类型的社交电商相比,会员分销中的“传播相关”风险问题尤为突出。2020年以来,中国裁判文书网陆续发布行政裁定,陶小普等多家知名社交电商平台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

如今,配送社交电商平台北电、陶小普、纪昀等相继遭遇挫折,或主动关停,或发展停滞。业内普遍认为,社交电商赛道必将迎来新一轮洗牌。在行业发展可期的大环境下,这再次引发了对社交电商平台商业模式的讨论。

Ai Media Consulting分析师认为,社交电商的运营模式虽然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得流量,但在探索各种社交游戏的同时容易产生运营模式问题。尤其是对社会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律师也表示,传播的风险仍然伴随着社交电商行业,作为社交电商,需要坚守几条发展红线,包括开发商的级别数量、自身行为的欺诈性、产品定价是否合理、产品质量是否合格。

面对新一轮的行业洗牌,社交电商赛道的剩余玩家该如何突围?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未来,社交电商将进入更加激烈的厮杀,模式变革与创新将是社交电商发展的新命题。

对于未来社交电商平台的发展趋势,艾瑞咨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以流量起家的社交电商平台,最终将演变为两条不同的路径:一条仍以流量运营为主,与电商巨头合作,成为电商企业的分流入口;另一个将深化供应链的建设和投资,增强其商品表现能力。

其中,第一发展路径下的企业对商品没有控制权,利润率相对有限。第二条发展路径下的企业需要更多的投入,达到一定规模后还要面对来自巨头的竞争压力。

1.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中国企业举报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应当及时向中国企业书面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收到并审核上述文件后,将采取相应措施。

2.如果您因版权问题需要联系本网站,请在文章发布后30天内联系。联系电子邮件:

1
联系我们